暮寒千里

已爬墙

【王叶】月亮与六便士

月亮与六便士

五月初的清晨,这个南方小镇总是静谧的,安详的,美的。精致的建筑与蜿蜒的水道在这里随处可见,灰砖砌起的墙蔓上苍翠的藤萝,王杰希听着自己踏在镜面般光滑的石板上哒哒的声响与淅沥的雨声应和,他走的飞快,只在身后留下积着水的脚印。

雨在追他,这不仅表现在他略湿了的外套,那缠绵的气味,旖旎的声丝也在无声地把他笼罩了,包围了,所见之处似有雾气大片大片的弥漫。他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无一不满满都是雨意。

踏上铺满鹅卵石的小径,拨过低垂的芭蕉叶,到了屋檐下,他把伞收了起来,抖落上面的水珠,侧过头先用目光向店里那个穿灰衣的年轻人问好。

"大眼,早啊。"

年轻人用舌头把嘴里的烟从左边卷到右边,把不知盯着相机看了多久的眼睛移开,望向王杰西,打了个哈欠。

"要吃点什么?"



王杰希把外套披在椅子上,在同一桌坐下,这个时候店里的人并不多。不论是从墙上的风景照,播放的音乐,还是装点的葱茏花草来看,店里布置的很有品位。

等待的空隙,王杰希下意识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尔后又迅速放下。他盯着散发着蓝光的屏幕,手指无意义地反复摩挲着,他的背挺的笔直。一时间他感到口干舌躁,疲倦与眩晕感涌上,他闭上眼睛又睁开,音乐声远去了,诡异的不真实感,仿佛他被卡在时空的夹缝里,动弹不得。

他再看一眼纪录,彻底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手机上最近的通话,是七天前。

如今的一切像是一场梦。

到三天前为止,是一场看来糟糕透顶的梦。


二十六岁的王杰希,似是命中有煞,霉运连连。

十二天前他还与那些西装革履的白领并无两样,为房子为事业上着朝五暮九的班,哪知转瞬间被辞离职,成了无业游民。

想着东山再起吧,十天前,在屋里沙发还没坐热,房东就把合同摊在了桌上,用意明确。

七天前,他拖着行李在大街上举目四望,相恋四年异地两年的女友打来电话,哭哭啼啼,泣不成声,言辞恳切,可中心大意就不那么温婉了。过后再打就打不通了,得,电话分手分的真是干脆利落。

打开搜索挑了看到的第一个地名,买了张机票买了张车票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到了目的地挑了个最近的旅馆,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头还是晕的,摸摸心口,感觉还在飘忽,一激灵,哎,我的心呢?

没导游没攻略,那几天就是流连在各个酒馆,酒吧,从早呆到晚,用南方秀美景致下酒,回了旅店倒头就睡。

三天前。

他又走进一个酒吧,灯光昏暗,他的头昏昏沉沉的,一个女人走上来,低眉顺眼,烈焰红唇,满是风情,轻声细语问他是否独自一人,他刚要回答,有个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

"哎,小姐,我和他一起的,麻烦让个位。"

他侧过头,看见一双明澈的眼睛,灯火倒映在眉间,弓形的嘴唇微微翘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冰凉洁白。


"我叫叶修。"

女人走后,那男人自顾自点了根烟,王杰希这才发现他胸前垂着个大相机,看起来价格不菲。

"那女人是来钓人的,你要是答应了,你帐上肯定去了最少四位数。"

"为什么帮我?"王杰希问。

叶修突然抬起头笑了,他的笑容带着点狡黠,又有点慵懒,不知怎么,王杰希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他把一张照片放到王杰西面前。王杰希接过来一看,愣住了。

照片上是他自己。

光中微尘沉浮,妖娆年纪的男女手中酒液荡漾,自己独自坐在吧台边,半张脸笼在阴影里,影子拖长。

叶修又拿出了五六张照片。

"你当了我这么久的模特,怎么也要有点报酬吧?来,我和你说,这边的店也就是骗骗游客,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

叶修站起来,灭了烟,微扬嘴角,像一只猫似的发出邀请。


"老王,发什么傻?"

菜已端上了桌。

叶修突然有点兴奋,给王杰希看相机,

"看看,我昨天照的。"

人群如织,往来熙攘,风把衣角扬起,吹开,人像一艘艘船在航行,影子缠绕交织,驶向不知明的远方。

"看,人像不像船?"

看他又要捣鼓相机,王杰希只好把它关掉,把筷子往叶修面前一放,说:

"好好吃饭。"

看着叶修嘀咕着拿起筷子,王杰希觉得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又涌上来了。

如果这是个梦。

叶修,就是这个梦里最奇妙的地方。




思来想去,其实我还是最中意这个脑洞~

我又要考试了,求评论,求动力!

考完又放几天,更那个古风的,现在对我来说考试等于放假……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