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周叶】小狐狸与他的花

随手码的,比较无聊


小狐狸和他的花

周泽楷是一只特别的小狐狸。

大家都觉得,他大概是森林里最漂亮的一只狐狸幼崽了。

现在天刚蒙蒙亮,太阳光也刚睡醒,懒洋洋软绵绵的。森林里挺安静的,许许多多树叶叶间挂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水,远远望去漂亮极了,就像女孩穿上了缀满水钻的婚纱。

周泽楷小跑着,小而敏捷爪子一下一下抓着地,传来窸窸窣窣声响,他的专注地盯着前路的眼睛又大又亮,带点儿湿意,比任何一颗露珠都要夺目,像水池子里养的两丸白水银。

他走的急急忙忙的,露水把他绸缎一般的毛给打湿了,这可不行,待会要好好理一理,他在心里想着。

他知道叶修喜欢他带点红色的皮毛,他记得清清楚楚,叶修曾端详了好一阵,尔后轻快地说道:

"就像晚霞下的扶桑花!"

扑棱扑棱!

云雀姐妹见到这只小狐狸没有逃跑,倒很熟捻似的,从树梢上飞下来,在周泽楷面前拐了个弯,脆声说:

"早上好!"

"早上好。"

周泽楷停下来,很有礼貌地点点头,模样乖巧极了,还带着点羞涩,和他那些同类所谓"狡诈"一类的标签完全不同。

待周泽楷在视野里不见了,云雀姐妹用小嘴梳梳羽毛,评价道:

"真是一只不像狐狸的小狐狸。"

"但是很可爱呀。"

周泽楷急匆匆地,他还是一只幼崽,走得没有那么快,但他是用了很大力气在跑了,他是那么急切,让人疑心是要去参加一生一次的盛大舞会。泥土上留下一连串小小的印子,他像一团火窜过灌木。

突然,他停了下来。

他的动作慢了,他小心的,把头低下来,安静地靠过来。

他说:

"叶修。"

那张总是并不热情洋溢的脸浮现出一种静谧,温柔,而害羞的神色,他摇了摇尾巴,等待对方给他的回话。

不论是什么,他知道,总会令他一整天精神倍增。

是的,周小狐狸最最特别的地方,不是他的外表,不是他的性情,而是——

他是一只爱上了花的狐狸。



"早啊,小周。"
周泽楷心上的花也开了。


叶修和周泽楷第一次见面,小狐狸是惨兮兮的。

叶修是生长在森林东边的花,花丛茂盛,茎杆挺直,叶片翠绿,花冠美而大,紫色的,在阳光下的样子被林里的小姐们认为很梦幻。

那时周泽楷与母亲失散,还没成年的小狐狸在泥地里滚爬流浪到了森林,再也走不动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打瞌睡的叶修被惊醒了,他用叶子为小狐狸遮阴,让猫头鹰王杰西去叫别的动物来。

小狐狸睁开眼,一朵紫花在他面前晃呀晃,叶子中有阳光与露水的味道,紫花晃呀晃,看起来懒洋洋的。

就像现在这样。


"早安。"

周泽楷用湿润的小鼻子碰了碰花瓣,花冠微微颤了颤,顿了一下才懒懒地开口,打了个哈欠道:

"小周这么早啊,唔----太阳才刚起来呢。"

"恩……"小狐狸的红尾巴尖把几片叶子圈起来,"想见,前辈。"

害羞似的,把脸也埋进层层叠叠的绿叶里,"非常想……"''

哎呀呀,紫花不是紫花啦。

叶修用两片叶子捂了捂红成西瓜汁的脸,轻轻摇了两下,才说:

"哎呀,小周,森林里还有许多别的花呀,蓝色的白色的,有的像碗口那么大,有的就像光明女神蝶……"

"不……"小狐狸抬起头,眼睛亮亮的,"不是叶修,就不行,"
他把头抬起来,蹭着花冠,

"喜欢你。"

呆立半晌,花终于有了动作,叶子摸了摸小狐狸毛茸茸的脑袋,叹了口气,

"哎……真拿你没办法。"



周泽楷很喜欢森林,也很喜欢森林里的大家。

除了某只聒噪的鹦鹉。

"老叶老叶!"

呼啦一声,鹦鹉黄少天蹦蹦哒哒地跳到了叶修的枝子上,用喙轻轻啄了两下叶子,咋咋呼呼地嚷着:

"昨天我去了北边,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周泽楷!你怎么在这!一只狐狸小崽子难道不应该和成年狐狸呆在一起吗?怎么又来找老叶!"

叶修先不乐意了,"别对小周那么大声,你这只老鹦鹉不要吓到人家。"

"我哪老了!你才老吧!你在这都多少年了!"

"啧,真是的,这么久了都不懂得要尊重老人家吗。"

……

小狐狸插不上话,在旁边一甩一甩地玩尾巴,好容易两人终于消停了,黄少天对叶修说:

"老叶,我和你说,前些天不是下霜了吗,我去的时候,那边的树叶全红了,就像云到了地上,超漂亮的!"

"还有!左边那片山不是红的,是好大一片橘子色!我去的时候是傍晚,就好像一片黄金一样!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入冬了吧。"

"真是的……那个时候你又要睡在地下好久了,哎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很喜欢西边那片湖的景色吗,我说给你听——"

"好了烦烦,人家莫凡都屯了几百个松果了,你呢?都知道冬天要来了还不准备,到时你是想饿死吗?"



待黄少天终于走了,叶修发现小狐狸趴在地上尾巴把身体团成一个圈,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他:"怎么了?"

小狐狸看看自己瘦瘦的小爪子,"黄少天可以去好多地方,讲东西给你听,我不行。。。那些地方我都没去过……"

叶修安慰他,"你到这里之前不是在外面呆过一段时间吗,那边的景色一定很漂亮吧?是什么样的?"

小狐狸努力的想,"恩……第一天我看到了开满蒲公英的山坡,第二天傍晚河里有层金被子,还遇见了一群梅花鹿,黑斑羚,一棵好高好高的银杏树。"

"然后,我看到了你。"

风呼啦啦地吹过,明明是秋色带雨浓,却偏觉得有如春藤绕树,有燕呢喃,小狐狸在看他的花,风在跳她的舞。

静静的,不说话。



瞧见身边有叶片中心还绿的似翡翠,边缘却红的晃人,小狐狸想起方才黄少天说的话,问道:

"冬天,是什么样的?"

"有雪,有的像鹅毛,有的大的像松鼠尾巴,还有的有茉莉花的香气。"

"好玩吗?"

"好玩呀,你可以用雪作碗,盛着月光。"

小狐狸若有所思,"那你,还在这里吗?"

"冬天的话,我要到地底下去,大部分时间在睡觉,可能有时候会醒过来。"

小狐狸有点急了,"不要你到地下去!冬天也想……"

“小周,”叶修说,“没关系的,冬天过去了,你就长大了,春天的时候,会再见面的。”

 

“春天……春天的时候,更更喜欢你。”

 

 

 

午后的太阳暖洋洋的,就像一大块金黄的烙饼挂在空中,地上的草扎的人有点痒痒的,森林里安静极了,小狐狸把脸埋进前爪,打起了瞌睡。

 

“叶修。”

 

“我在。”

 

“叶修。”

 

“嗯。”

 

“叶修……”

 

“喜欢你……“

 

“呼噜呼噜……”

 

蜜糖般的阳光金灿灿的,一时间风不再吹虫也不鸣,在这一瞬时间也静止,水波不转,叶修悄悄地俯下身,亲了亲小狐狸的额头。

 

我也喜欢你呀。







质检考成绩出来后,我非常震惊。

刷新了我的下线,居然有英语不及格,并且我是英语倒数十里唯一的女生……

虽然理综不错,不过150的卷子语文英语都两位数实在……

果然我注定加入不读文组织么。

这日子不能这么过下去了。下个月应该是没有,如果月考进前五十就更新万字( ̄ε(# ̄) 


顺便一提刚上来就被一木难支虐哭了……喻队微妙有点渣……怎么说,感觉好像自己和女神……不过我和她更像是文里的喻队和翔翔吧(什么鬼)



评论(1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