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all叶】My best friend(3)

第三章

同学会自古以来就是各色文学类型钟爱的狗血高发地,不过叶修自认为和千千万万种套路都扯不上关系,尽管到时到场的人士估计文凭都比他高,不过凭着这些年打拼投资也万万不会有被未婚妻甩脸子而后吼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样的废柴流桥段,也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睛的同学来敬酒时故作深沉地说你和那个她上学那会原本是一对接着bgm响起,自己眼含热泪说出'相见不如怀念',更不会一推门看到那个余情未了纠缠不休的白鲸一般的情人阴魂不散----现在这个正在手机那一头乐颠颠给自己发短信呢。

叶大总裁正屈尊给自己开车,同时例行每日一谈话,今天的重点是在妈的软磨硬泡下三天后叶总将迎来人生中第一次相亲,叶大总裁认为相亲来的如此措手不及与叶修上梁不正有很大关联,叶修恩恩啊啊的应着,眼睛看着手机上黄少天信息一条接一条刷屏。

几天前黄少天正式毕业,业余生活丰富多彩了很多,他说今天见了一大堆亲戚抱小侄女的时候被蹭了一脸鼻涕,他说今天下午试作了蒸饺回去要做给叶修吃,他说自己现在在家里喝啤酒看电影还顺便说老叶你是不是正宅家打荣耀。

叶修翻过一条条信息,回复说是啊你怎么知道。

车停了。

到了酒店门口,叶秋又说等会完了我来接你去酒店啊,叶修摆摆手说知道了知道了不然我还能去哪。


推杯换盏,佳酿粼粼,觥筹交错,切切察察。

时光真不愧是一把杀猪刀,叶修端着杯酒躲在角落里,视线扫过会场里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最终转向了落地窗外的灯火辉煌,漫不经心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到场的人很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当年的班主任,那个风趣的老头又带了三届学生后在今年退休,时间还没有到,已经有很多人团聚在一起聊了好一会,也有人过来和叶修搭话,大多问他怎么前两次没来,有些人眼神闪烁,不过到底是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的人,谁也没劈头盖脸地问。叶修通通懒得理,当年那场变故算半个秘密,风言风语传了好一阵,到后来叶秋讲给他听,他自己都笑的打跌。

人陆陆续续到场,主持者招呼大家都坐下,菜端了上来,说实话,并不让人很有食欲,毕竟这种场合,饭菜从来不是主角。叶修正想着要不要让叶秋给自己带碗面算了,突然,已经关上的大门开了。

吱呀---

"抱歉,我迟到了。"

喻文州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从皮鞋到领带通通纤尘不染,本就温文尔雅的笑容经几年英伦绅士文化浸润,更添一层成熟的魅力,恍若电影里男主角登场的声势,那双学生时代被无数女生形容为"仿佛带着钩子"的桃花眼微微挑着,惹得几个小服务员眼神不住往他身上飞。

他和每个人打着招呼,走到叶修这桌坐下,与他成圆的直径正好对坐,不少女同学男同学围了上来,询问他这几年的生活。这个小插曲带动了现场的气氛,人潮涌动,人群往来,有烟的火光忽明忽灭,学生时代的好哥两揽着对方肩膀说话,旧时的闺蜜看似悠闲的谈话下暗自比拼男友,工作或孩子。当属他们这桌最热闹,被几人围着灌酒的叶修依稀能听到六点钟方向有只言片语透过人群传来。

"文州啊,听说你前几年都在欧洲那边发展……”

"哎,这块陀飞轮表挺别致的,那边买的?什么牌子的?"

"来,干了,你可欠我们几场酒,前两次你可都没来……”

正说着,老师走到他们这桌,看到他们两人笑了,拍拍两人的肩,笑说我的左膀右臂总算都全了!

几杯酒灌下肚,有人已经喝的红眼了,嘈乱间不知谁说了句叶哥和文州当年就敢情好,一班长一学委,初中高中都一个班的交情,干啥都一起,这不连同学会都赶着同时出现,你不来我也不来,说不是约好的都不信,缘分啊缘分……


叶修靠在露台上,用手撑着护栏,这里只有一盏小小的白色的灯,白光将他身后的觥筹交错阻隔,半个城市的灯火辉煌在眼前铺开,还算清凉的风扑面而来,把身后的帘子吹的晃动。酒过三巡,感觉支不住了,他干脆偷溜到这里图个清静。

身后有人不动声色地走来。

在他身边停下。

"我刚叫服务员拿了一杯解酒茶。"

他们说了今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句话。



或许是酒精的催化,叶修感到喉咙发痒,下意识的想从兜里掏出烟,结果摸了半天拿出的是一盒黄少天上次寄给他的香烟糖,苦笑了一下,拿出一根塞进嘴里,抬起头,这才发现喻文州正看着他。

喻文州的瞳色比一般亚洲人来得浅,本来就有一种眼波潋滟的错觉,上学那会,他有轻度近视,又没有及时配眼镜,为了更好聚焦,看人的时候更显得深情款款。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他问。

"好几年了,老烟枪啦。"叶修垂下眼睛,把糖塞回兜里。

"趁早戒了挺好的,抽多了对身体不好。"

"……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刚到,都在倒时差呢。"

"你……”

"你们原来在这啊!"帘子被刷的拉开,喝的醉醺醺的脸录露出来,"在这待这干什么啊,大家都在找你们呢!"

戛然而止。


宴毕。

人潮尽,茶杯凉。

真不应该喝这么多……

走下楼梯,脚下一个踉跄,太阳穴痛的大脑昏沉,恍惚间好像被谁扶住,叶秋的声音依稀传来:

"谢谢……”

"你是……哥哥他……”

再次睁眼时已经睡在了后座上。

"哥。"

"干嘛。"

"说多少次了,不会喝就少喝点,知道吗你刚才差点从台阶上摔下来,要不是……”

叶修干脆把叨叨当成催眠曲,在他头一点快睡过去时,叶秋的声音似乎突然放大

"……刚才那是喻文州?他……”

"好了,叶秋"他打了个哈欠,"我困死了。"

没了声音。

寂静下来的车里空间似乎突然变得广阔,他睁眼瞧着车窗浅蓝色玻璃上一闪而过的浮光掠影,火树银花,只有电台主持人低沉的声音在周身边回荡,念着哪本情感杂志上的鸡汤语录---

知道你为什么单身吗,因为似水年华是用来遗忘的,不是用来追忆的。



 

天啊居然掉了好几个粉!!!痛心!小天使把你们的评论砸来吧!!!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