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周叶】塞壬 童话风(二)

周叶only大概,私心占Tag

王子周人鱼叶

周泽楷正躺在床上,皱着眉头背着那些大段大段的艰难晦涩的宗教教义段落,他的手却不由自主地落下了,落在他的心口,他感到那里在跳,烫得厉害,他明白,这种感觉叫作——思念。这是他与人鱼相遇的第七个月,多么奇妙,日子流淌的就像指尖泻过的水银。

这七个月他得到的快乐比他过去十二年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确确实实,如梦似幻,他发现了无人知晓的珍宝。那个美丽的生物,他的指尖曾经在他的脸庞上流连,从额角到下巴,周泽楷感觉自己在触摸冷玉;他理应感到害怕,人鱼的指甲多么锋利,他可以想像深海中人鱼是怎样用它们将猎物撕碎,那可以轻而易举地划破他的喉咙,可当人鱼那金黄的瞳仁凝视着他时,他又不害怕了,他的手抚过人鱼的鳞片,冰凉晶莹,他为之惊叹。

丈量着人鱼的身体,他感到了挫败,这很正常,他才十二岁,可人鱼有着二十岁青年的外表。他环着人鱼的肩,低低地说:

"有一天——我要长得比你更高,更强壮。"

还有半句他并未说出口。

他在海边呆的时间更多了,他到的时候人鱼不总是在,但当他浮在海面上,听海鸥从远处的混合着轮船声音的鸣叫,看着书的时候,总有一个时刻,人鱼从他前边的水中钻出,有成串的水珠从人鱼的发上鼻尖上滴落,落在人鱼的肩上,胸膛上,他将书从眼前移开,但他的眼睛并没有被太阳的光辉灼痛,因为人鱼的阴影笼罩了他,人鱼俯下身,深深地弯下腰,那被打湿的黑发散乱在他的脸庞上,他的鼻尖几乎碰到人鱼的额头,在人鱼眼中,他看见了自己的灵魂——

已经不属于他自己的灵魂。


唯一缺点的就是他们不曾对话,从来没有,周泽楷有时觉得遗憾,但是,大多时候这一点无关紧要,他自己本就寡言,而人鱼的那双金色的眼眸凝视着他的时候,胜过千言万语。

他刚开始认为人鱼不懂人类的语言,但某一天后他开始怀疑这个论断。那一天非常完美,宫殿里国王在宴请他国贵宾,女士们戴着珍珠装点的帽子,把自己喷的像移动的水仙,火焰在琉璃壁灯里燃烧,他偷跑了出来,望见一长条银色的海岸线,水天相接,明净澄澈,分不清是鸟在游还是鱼在飞。

他穿着鹿皮靴子,戴着一顶小礼帽,腋下夹着本书。人鱼已经在那里了。他端端正正地坐在礁石上,把书摊开,学着宴会上那些绅士向小姐们吐露心声似的,字正腔圆还非要装着调情样地念着情诗:

水来我在漩涡中等你
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哗啦!

人鱼的尾巴一甩,溅出几朵巨大的浪花,把他吓了一跳,然后他就看见人鱼把头靠在手臂上,身体颤抖着,仿佛憋着笑。他一下子窘迫了,手足无措,脸变红了。

但他下一秒就更六神无主了,因为他看到那人鱼笑盈盈地凑过来,他一动也不敢动,他嗅到海的气息,自身仿佛和礁石融为一体,他瞪大双眼,就像一只猎人从林中刚刚抓获的小动物,人鱼的脸在他眼里放大,再放大——

他感到有冰凉柔软的东西贴在他的额上。

他闭上双眼。



他回到宫殿,女仆上前为他更衣,他感到气氛的严肃,满天白发的管教对他皱眉道:

"殿下,请不要再在外嬉戏那么长时间了。"

很长时间么?

他看向窗外,才猛然惊觉海平线上的太阳已如同一团燃烧的火,他因惊诧而沉默,这沉默被管教当成了痛悔的表现,他满意地离开了。

多么的奇怪!莫非人鱼也受时光女神的眷顾?不然为什么他们明明只待上了一小会儿,为什么太阳就从西东边跑到了西边?海燕掠过海面时他们才在对方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当他为人鱼读上一首诗后,海燕就已经归巢?

他弄不明白这个。


年幼的王子并不懂得这些,但这也不妨碍什么,小王子像小树抽苗似的长大,小小的鹿皮靴子穿不下了,小王冠也无了用处,他驯服了王国里最高大最暴烈的马,他击败了自己的剑术老师,他的身躯逐渐显现出青年的轮廓,像长大的雏鸟,唇角冒出绒毛。

他外貌的出众随年龄的增长愈发明显,长廊上,女仆遇见他行礼时总会红了脸颊,他去参加宴会,那些戴羽毛的贵族小姐用扇子遮住半张脸,为显矜持不发一言,而他走过后,总有窃窃私语响起。

他有时骑马走过王城,护卫队在他身后跟随,他身着军装,银钮扣扣到最上,八个绣娘和裁缝亲手制作的衣袍没有一丝褶皱,黑色的镶着黑天鹅绒的披风,他的马有着酒红色的毛,金苹果似的眼睛,他走过,甚至有大胆子的女孩朝他身上扔石榴石似的红玫瑰,比紫水晶更绚烂的风信子,比珍珠更洁白的百合花。

只可惜马蹄踏过,士兵踩过,它们都化为芬芳的泥土,无一例外。


成长的代价,就是总带来一些小小的不愉快。

"你长大了,应该与大臣们一起议事了,也有必要和贵族多多联络了!"

国王和王后说。

他从议会厅走到会见厅,两边闪闪发光的镀着铜的狮子睁着眼瞧着他,大块的松木在壁炉里燃尽,发出甜香,大臣们高谈阔论,年轻的王子坐姿也像一尊大理石雕像。

他做到了令大家满意,这对他说不是难事,但是,他长大,他的母后却有了小小的抱怨。

"你怎么不去跳舞呢?我亲爱的孩子?看啊,军机大臣的女儿,那个有琥珀色眼睛的女孩难道不够美么?我亲爱的孩子,你这样漂亮,地位这样尊贵,要知道,没有一个姑娘忍心甩开你递上的手!"

他照做了,从一双白鸽子似的小手到另一双,从茉莉花香味的包裹到龙舌兰的气息,但是,不论他与谁跳了舞,那个女孩别想让他主动开口。

扶桑花般的唇张开了。

"殿下,今晚月色很美。"

"恩。"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失礼,我踩了您的脚……”

"没关系的。"

久而久之,灰心的姑娘们传言那位王子,有着金银宝石做成的雕像般的外貌,也有着石头般的心肠。


咚咚咚咚-——

教堂的钟敲了十下。

周泽楷站在海边,用海水洗了把脸,他刚刚从自己的生日宴会上跑了出来,点了许多蜡烛与灯盏,熏鸭与烤乳猪腾腾冒着热气,龙涎香与香水混合,他感到头晕脑胀。

他想到那个女孩,与他相仿的年龄,是邻国的公主,金色的鬈发,海蓝色的眼睛,母后热切地为他介绍,而他只想来到这里。

想到这里,他有些委屈地环住人鱼的肩膀,他已经快有人鱼高了,他把唇凑近,他说: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我知道你听的懂得!你叫什么呢?我们见面时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我现在已经知道上百个女孩的名字了,但她们的面容都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母后期望我爱她们中的一个,可是,可是我不爱她们,我——"

"我只爱你!"

他将自己的唇印在人鱼的心口上,等了很久,却只有一阵沉默,他有些失望,时间不早了,他只好抽身回去,当他在银色的细沙上踏上第十个脚印时他听见——

"叶修。"

他转过身。人鱼的声音有如天籁,淡淡的银辉笼罩着他们两人,他的脸一半在阴影里,那塞壬发出的声音让王子忘记了动作,

"我的名字是叶修。"

Tbc


评论(1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