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周叶】塞壬 童话风

王子周人鱼叶  私心占TAG


引:

周泽楷是一个王子。

他的城堡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建筑物了,城墙用红云斑石头修筑,里面的宫殿处处有拱廊,白色的大理石构成它的主体,尖端处处装饰着蓝色或碧色的瓷瓦,院里的小亭子,伸出的檐上悬挂着金制的小铃铛。它的内部,繁华的几乎将人眼睛绕晕,墙壁上的小灯由翡翠或紫晶制成,数不清的罗马柱,手工织成的编进金丝的地毯铺在地上。

他的行为也不会有人比他更像一个王子了,他如此聪慧,王国里最贤能的人来担任他的老师,其对王子的悟性赞不绝口;他从七岁开始骑马,骑得好极了,王国里最暴烈的马在他身下也乖的像羊,让人疑心他是一个天生的猎手;他在第一次跨上马背的那年开始练剑与箭,他的老师断言他到了十五岁必会将自己超越。

他相貌英俊,皮肤好似象牙,坚毅的眼睛如黑色的圆月,身形如同一棵挺拔的松柏,当他骑着马飞奔打猎的时候,那模样才真的是一道风景呢!他很小的时候就参与皇族狩猎,在猎场里奔驰,渴了就来到树荫里,摘下石榴,用刀劈成两半,喝里面甜美的血一般的红汁。

他做的实在完美,人民传唱他们将会有一个英明伟大的君主,国王和王后也对他点头微笑,就连他的不善言辞都被视作是因谨慎而少言。

但是他最爱的地方,恰恰相反,并不是他应该追逐的、充满太阳味道的、广袤的森地,而是,大海。

王宫的后面,是一长条海岸线,从他的房间看过去,是一大片礁石,那是个绝好的角度,无数个夜晚,海浪的撞击声随他入眠,白色泡沫在黑色的礁石上滚落,就像一颗颗晶莹浑圆的珍珠。

他爱大海,从他幼年时就有所显露。皇宫里的老嬷嬷已经非常衰老了,脸皱的像核桃,但周泽楷喜欢她,因为她讲述海底的故事浪漫而生动。

"海底的人鱼,他们是没有心的,不仅如此,他们也没有灵魂,死后我们会升上天国,而他们会化为海面上的泡沫。"

五岁的周泽楷不喜欢听这个,他用眼睛无声的渴求着。

"好­——我们不说这个,"嬷嬷的眼睛非常慈善而安详,"人鱼是非常美丽的生物,他们没有腿,下半身是鱼尾,他们的嘴唇比任何一片玫瑰花瓣都要鲜红与柔软,他们的鳞片闪闪发光,月光与银就是他们的鳞片,他们的眼睛比任何的宝石都要摄人心魄。"

"还有他们的宫殿,道路上铺的不是石子,而是珍珠,每一颗都足以拿来作皇后皇冠上的点缀,柱子是绿水晶,玻璃是蓝宝石,那里的鱼就像我们这里的鸟一样,飞到宫里,吃公主们手上的食物。"

"人鱼是天生的乐手,他们的雄性善弹竖琴,琴声比百灵鸟更加美妙,他们的雌性则以歌喉著称,她们被称为塞壬,在海面上,远离人群的地方,远航的水手有时会听到人鱼的歌声,他们会想起故国盛夏的葡萄,妻子的笑颜,他们来到一个秘密花园,为之沉醉,永远溺死在歌声里,于是他们被人鱼引诱,拖下海去,吃掉,死前他们的脸上还有幸福的笑容。"

长大的周泽楷对大海愈发着迷,他已经不满足于墙上装饰的红珊瑚,不论它们多么美丽,始终只是虫子的尸体。清晨的时候他总会来到海边,海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亲吻着他的脸庞,他下水,沉入水中的刹那他感到身心不曾有过的安宁,好像他本就生于此地,他在水中沉浮,感到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都与海融为一体。

他开始想象,那岸边的礁石,某个月圆之夜会不会有人鱼在上面唱歌?人鱼会不会转过头对他一笑?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一直在窗口待到深夜,希望望见有人鱼出现在那片礁石上。

"如果我见到了一只小美人鱼,"周泽楷想,"我要将一枝芬芳的月桂轻轻拍上他的肩头,将我的嘴唇印在他的心口上。"

在盛夏的月夜,有着平静海面的夜晚,海雾笼罩,月光粼粼,他赤着脚走进水中,然后浮在水面上,借着月光看那些用金箔作插图的、关于海底的书籍。

他的愿望如此强烈,可直到嬷嬷永远阖上双眼,进入天堂时他也没能见到一只人鱼。年轻的王子愈发沉默寡言。

当他长到了十二岁,成了一个小小的青年,有一天晚上,天气并不太好,人高的浪打过来,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本是不愿出门的,可很奇妙的,或许是上帝旨意,也许是天神的恩悯,那一天,他披上外套,远远地从沙这头走到那头,突然,临近礁石群他停住了,他望见最大的礁石上有一点闪光。

他先是停下了脚步。

他走近,他的心头揣揣,他有如被雷神击中,他的脚步放的那么轻,他的心跳跳的那么快。

他终于看见了那个美丽的生物,他心心念念的梦境,一只美人鱼,大约是一个男青年的相貌,他背上的鳍,色彩明丽,周泽楷猜测在水中时它们一定像一对翅膀,他身上鳞片的颜色是金黄与银白的基调,光暗的地方如黑曜石,他的皮肤很苍白,好似用月光凝结而成的,他黑色的长发湿答答地披散下来,海盐在他的眼皮上闪闪发光,完美的艺术品,果然大自然足以使世界上任何艺术家自惭形愧。

人鱼在月光下,坐在礁石上,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那双眼睛,那双金色的眼睛,一种类似痛苦的感觉在周泽楷心中爆炸开来,他开始疑惑,人鱼真的没有开口唱歌么?还是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早已溺死在那甜美的歌声里?

有如但丁邂逅贝特丽丝,他听见自己的灵魂发出悲鸣:

苦哉!苦哉!从此我再不能安静了!

这一瞬成了不被史册记载的永恒,他与他遥遥对视,就像书中所写,他的双膝便像潺潺微波中那双膝盖的倒影,他的唇便像沙,还有——

他走上前去,他梦一般的走上前去,他尽全力克制住从灵魂升起的颤栗,他将右手放在心口,他扬起头看他,他终于说出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我是周泽楷。"

Tbc



上次的化用真的没人看出来么……我好不容易想送篇文……

这周运动会!所以周天应该还有一更


讲真,我们班或许要名留校史了,开幕式搞出爆炸就算了,但是“清华北大,通通拿下,复旦交大,不在话下的口号”……

我永远忘不了团支书说“大不了明年打脸打响点嘛。”

我;“明年?”

他;“我们口号说的是现在高三。”

服!

评论(15)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