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All叶】梦里不知身是客

正文

(一)

滚水漂茶香,瑞脑金兽残烟袅。一方青玉案,四扇屏风,两个翠色琉璃盏。

陈夜辉端坐在案前,手在案下用力拧成了拳。

自己带来的大批人马全都拦在楼外不能进,只得孤身进楼,好半天却只叫来一个冰块似的侍女服侍,那君莫笑面都没露,该死,该死,刘皓叫自己办的事---

"陈大人,再发愣,茶可就冷了。"

来了!

他猛地抬起头,却仍空无一人。

不分雌雄,难辨老少的声音轻悠悠从屏风后乍然传出,陈夜辉唬的拿起茶杯往口里送,冷不防被烫了个燎泡。

讪然把茶杯放下,摊开手,才发觉手心已有冷汗,头脑却又开始恍惚。

——这里是嘉世国,兴欣楼。

出现不过半载,集珍器,暗纵横,权贵蛛网的中心。

也是,今日前陈夜辉绝不相信会到达的地方。

世事难料。


原垂手而立的白衣侍女上前细拨香灰,面前金黄的茶水映着自己的面容轻荡,沉香木的氤氲与茶香一起构成一个甜蜜的近乎倦怠的梦。

"这沉香产自关边宜州,自天狼入关,价格节节攀升。"

陈夜辉看着那一小方沉香被点燃,消逝,逐渐化为缭绕的烟,只觉君莫笑的声音也萦绕不断,如梦似幻。

"不过它并非至品,现在有传言一种香料,原料产于漓江浅滩,状如乌黑枯木,剖开取之精华加以凝练,其香闻之不似人间物,安神养心,若睡前焚之可免魔障入梦,贵如黄金,仍是供不应求。"

"岂不可笑,那漓江竟成了这等风月之物的谈资了,沙层下埋的将士尸骨不知寒否?那贵人们点的珍贵香料,怕不是那些沾染怨气的枯骨化成的吧?"

陈夜辉越听越不是滋味,忙打断道,"确实如此。陶公闻贵楼雅望,为表惜才之心,命我呈薄礼一二,略表亲近之意。"

说着将一物件呈上,乃是一羊脂白玉掐金嵌宝如意,流光溢彩,绝非凡品。

只听君莫笑笑道:"陶公好大手笔……不过,我为这银子痛心呀。这千两价物,本是可以省的。"

陈夜辉陪笑,"您若是喜欢,莫说区区千两,就是万两的物件,陶公也不吝惜。"

"君莫笑可谓名扬四海,英才人物。我闻蓝雨喻国主,轮回少城主,微草王都与您有所结交。能寻回蓝雨传国玉玺,微草至宝上的药材,若非有通天的手段,也是有极杰出的才智了。"

"凭手艺吃饭而已,陈大人过誉。"

甜香愈发浓郁了。

"陶公是爱才之人。那些文人贤士哪个不是以礼相待?而近却连召祸事……"陈夜辉舔舔唇,"君莫笑怕是听说了,月前我嘉世公主苏沐橙在往轮回途中不见了,这光天化日,岂不怪哉!"

"这轮回少城主也是奇怪,好好的车队放着,千里迢迢跑去雪山也不知干是何事。轮回也是灾祸不断呀,那前日您刚为轮回寻回传世之物,才几天,又发生了这种事,平白惹得两国有隙!不过,我听说,周少城主是收了蓝雨的一封信才走的。"

"当然这等坊间传闻不可深信,本来嘛,蓝雨与嘉世虽无旧怨但也并非友邦,怎会知晓他国事务如此清楚?就连行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也不可不令人生疑,想来许是有人从中作梗……"陈夜辉端起杯饮茶,不小心洒出些水。

"陈大人说笑了。"君莫笑淡淡地说。

沉寂。

陈夜辉觉那琉璃盏的光有些刺人。

"陈大人可知道,宣帝造的麒麟?传言其上秘密记着我朝珍宝及传国玉玺之地……"

"我为此事而来。"

"那仅仅为无稽之谈罢了。"

"此言差矣,"他端出一个匣子,打开。

"陶公近日已得一残片。"

"望君莫笑解之谜底,重谢。"



茶凉,香绝。

屏风撤去,一张年轻男子的白净面孔笼罩在阴影里,他微微皱着眉,陈夜辉早已走远了,他仍如一张工笔画般静止。

半晌。

他终于起身,唤道,

"来人,将此物送往蓝雨。"


文风突变……这是过渡章……下章文风会正常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