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王叶】月亮与六便士(二)

行驶中的列车变道,播下的风雪变为绿叶,戈壁上长出雪绒花,白昼变为月光满地。

王杰希觉得,从叶修将手搭在自己肩上的刹那开始,一切都不可避免的走向偏道。这样说或许并不确切,实际上有那么一瞬他仿佛看见命运列车鸣笛呼啸逼近,而他站在铁轨中央,火车带起的风擦过他的手臂,他的头发被气流弄乱,他眼睁睁地,无可奈何地等死,车头却拐了个弯,擦着他的衣角驶向未知的远方。

他站起身来,随叶修穿过茫茫人流走向那个小店,这是开始,是终点。

是混乱,是理应。

混乱。

二十多年的岁月给他的阅历与教育似乎变的薄如白纸,他与一个陌生男人同桌,饮着他给他叫的酒,泰然自若。

"我是一个摄影师。"

叶修说。

王杰希发现叶修的摊开的双手,乍看如大理石一般光洁,指腹的皮肤却并不细腻,有着显而易见的生活的刻痕。

摄影师。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这个本在他生活中彻底无缘的角色竟多了几分吸引力。



王杰希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与一个摄影师畅谈如此。

叶修这个人无疑的和他的照片一样有魅力,王杰希和叶修一起看他拍下的作品,那里有阳光,有鲜花,有蜜,有醉醺醺的夜晚,有坟墓,有毒瘤,有渣滓,有夜幕下的知更鸟。

仿佛魂飞天外,或许叶修的叙述实在引人入胜。当看到北欧船只甲板上腾涌的巨浪,他似乎嗅到了拂面而来的海腥气,他看到瑞典的小巷,缤纷的落叶铺地,身着红衣的白人女孩翩翩起舞,还有伊豆的舞女,梳着高高的发簪,鹅蛋脸,在樱花树下端坐,嫩粉与浓绿交织。

透过照片,借着叶修娓娓的话语,他恍惚,灵魂似乎早已辗转各地,与叶修一同在尼泊尔的圣庙中摘下一朵蓝莲花,在中世纪遗留下的教堂中看光透过彩色的玻璃,数安放的圣经雕像。他感到不曾有过的悸动,灵魂飞上云端。

他放下照片,看着叶修的眼睛。


从那时起,他就真正的与叶修相伴。

他惊诧于叶修的能力。诚然,这个小镇除去商业化的边缘,仍保存着古朴安宁的原貌,可是这种宁静是有界限的,它很好保存的原因之一就是当地人地排外。叶修却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出某条隐秘的小路,通向壮丽的美景。

有时他们在这依山傍水的小城中网般的小径上寻觅。他走在能够照出人影的石板路上,追随着叶修。准确的说,是追随他的影子,绸缎般的黑色在地上变换,扭动。这里确实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具南方特有的风韵。飞阁流丹,雕梁画栋。沉寂的午后,阳光如微尘般飘浮,片片落在街道上,树梢上,溪流中。盘旋,飘零。仿佛一切都浸在了暖融融的金黄的蜂蜜水里。

有的时候他们在街角的店外,搅动着混着冰的饮料。行人川流,这里临近天然与物质的分界线,有穿着摩登的女人,所到之处带起一阵香风,驾着墨镜,高跟鞋在地板上叩击。有身着名族服饰的女孩,同样面容明丽,玉净花明的女子。叶修并不总在拍摄,他的神情闲适,与这一切是如此完美和谐。

王杰希有时觉得,他本身就比得上他胶卷里的所有。

事实上,这段时间王杰希偶尔会失眠,夜半突如其然的醒来,有冷汗,第一反应是自己还在那家公司,肩上沉甸甸压着数不清的任务,张口想唤同事。尔后潺潺的水声将他拉回现实,他打开床头灯,躺在床上,适应了黑暗的眼受不了太过突然的刺激,眼前一片夹杂光块的黑。

他下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居高临下地望。

他已经搬到了叶修推荐的新的住处,临河而建。他想起白天的时候与叶修一起在高处往下俯拍。河水是深色的,偶尔冒着气泡,有个比喻怎么说来着?---"像一锅煮沸的汤",有的地方可以望见水底的鹅卵石。

他慢慢的想着,大脑又开始混沌,他倒回床上,再次入眠。

一夜无梦。


不可思议。

理所应当。

似乎二十多年他都是这样生活,这样如同阳光下尘埃的生活。

若是以前,怕是疯了?

在某一个夜晚,是他到这里的第十五天,还是第二十天?记不清了,他只记得那一天晚上叶修把他叫出来,不由分说拽着他走向一条山路。他们拨开带着露水的边径上的草前行。有月亮,有手电筒,但是还是不好走。

王杰希走的有些磕磕绊绊,叶修始终在他前面,看样子对路途熟的很。爬了或许有近两个小时,叶修终于停住了,王杰希还在扯着草借力。

"老王,看!"

叶修拽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过来,他猛一抬头——

视野骤然开阔,仿佛将缩小的精巧的模型猛地一下端到了面前,他望见星火燎落点缀,溪流丝带般蜿蜒,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爬了这么高。他嗅到了香气,不同于简单的山谷的气息,里面有竹林,有蝉鸣,有蛙声,有茉莉花的香气,有寻常百姓家的烟火味。

"很漂亮吧?"

叶修松开了他的手腕,他抬头,不知怎么,他觉得今晚的月亮大的惊人,亮的惊人,就像一滴眼泪挂在天幕上,烙进他的瞳孔里。

叶修在他面前微笑,头发被吹的有些乱,他的眼睛因愉悦而微微眯着,看上去格外孩子气。

他低头俯瞰脚下的风景,眼前一轮圆月却挥之不去。

手腕有些烫。

"我和你说,过几天我要走了,我要去……"

"我和你一起去。"

不假思索,他为自己的言语发愣,想了想,他要说点什么,头口而出的却是——

"把这轮月亮拍下来吧。"

 
 

我要好好学习了,以后只能月更啦。

顺便:我喜欢有人崔更~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