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All叶】梦里不知身是客

终于写我最喜欢的古风了!尽管我已经预见了惨淡的热度。。有原创人物!注意!


序二•一晌贪欢

千峰笋石,层峦叠嶂,削青天为芙蕖。
朔风急雪,连天漫地,溶万物为白银。

一人立于峭壁山谷之间,万径无人踪之地。

此人看上去约莫刚过弱冠之年,面如冠玉,身如玉树,一派风流倜傥。他身着锦衣狐裘,束着腰,外披羽毛缎斗篷,头上没罩雪帽。

他的发上,肩上,皆落满纷纷白雪,脚下的积雪快将他的小腿埋没过半,他却是一动也不动,远远望去,好似一个雪人或是白玉精雕细琢成的人像。

他面前是一料峭山崖,有石嶙峋,突兀耸立。这场景分外诡异,好像这贵公子专在这等那山崖开口说话似的。

暮色即将四合。

忽的,山下传来一阵清脆铃响,有清亮女声高呼,几点火光摇曳。

待铃响第三声,那贵公子动了动睫毛,朝毫无动静的山上瞥了一眼,眼里掠过一丝黯淡,这才缓缓转身,抖落雪花,下了山。

刚下几步,一年轻女子,面容妍丽,上前急切切道:“周公子,这么大雪,好生寒冻,莫要冻坏了,早些下来呀……”

那男子只是点头,算作答复,并无言语,女子倒也不恼,快到山脚下时,他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

那峻岭间,雪隙中,一楼台隐隐约约,恍惚可见一蓝色布旗飒飒飘动。

他一抿唇,继续赶路。


茴笙是族里最标致的女孩儿,也是当地土司最小的孙女,年岁刚到及笄,未过破瓜,自蹒跚学步就在大山之中,身手矫健,论起寻路攀岩,一些男人也不如她。

她正烤者暖炉,逗着膝上的小狗,思绪却飘到了那年轻的远客身上。

她知道那远客为何而来,却更忍不住好奇了。

此地位于嘉世西北,居民也并非中原人,可每隔几年,总有大批中原人马,或三教九流,亦有皇亲贵戚,前来此地。

皆因大智大通在此。

这是个奇人。

似乎无事不晓,万事皆通,不论是江湖秘事还是珍宝下落,那些人总带疑问而来,满意归去。

他是何来历?籍贯在哪?姓甚名谁?一概不知。连当地土人都不知晓。他在峻岭上一处小楼,谁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在。但是当春秋时分,楼前蓝旗改为红旗,就是一个无声的昭告。

但如今正值栗烈冬月。

况且……

茴笙抱着小狗倒在床上,小狗在她怀里乱拱。

那周公子是五天前来到这里的。

当时他骑雪白高头大马,虽风尘仆仆,俊美面容仍让族中不少姑娘悄悄红了脸。而爷爷一看见他的腰牌,就不顾他百般推托,将他请进最好的房间,派去奴隶服侍。

而这五天,他竟都痴痴的冒着风雪,在那山上一站就是一天。

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姿容,这样的身世,有什么是他不能得的,有什么能让他这般执拗,受这么大苦也要得到答案?

莫非他是个世间难得的有情郎,来询问自己爱慕女子的踪迹?

莫非他不满足于当一寻常王公子弟,来求教治国安邦的良策?

莫非……

茴笙摸着小狗茸茸的软毛,渐渐闭目睡了。


次日。

东方未明。

茴笙拿一灌满水的水袋,跟上他脚步,唤道:

“周公子。”

那男人一点头,依然寡言,“有劳。”

此时雪已停,雾凇沆砀,天云山一色,上下一白。

茴笙跟在他后面,气氛如这景一般旷廖寂寞,只听得见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雪破碎的声音。

茴笙将衣襟扯了又扯,揉了又揉,都皱了,半晌才开口:

“周公子……是要寻人?”

"恩。"

“重要的人?”

"是。"

许是松枝不堪积雪繁重,他们经过一处高大树间时,雪呼啦一声落了下来,将茴笙惊了一吓。她猛一抬头,望见那料峭山峰巍峨耸立,一片接连起伏,看起来天接竟不盈尺。

遥不可及。

高不可攀。

茴笙咬咬嘴唇,步子快起来,腕上的小铜铃铛铛作响,“公子,时不凑巧,你或有不知,这大智大通自嘉世叶秋一殁就再无声息了,如今已两载,恐怕……”

那远客步伐猛地加快。

茴笙自觉失言,忙道:“公子,听我一言,你要是待的实在久,寻人心切,但若要还是蓝旗,就万万不可硬闯,前些年,那旗子还未换红,一莽人板斧开道直接上山,你猜怎的?竟掉了下来,摔了个半死。公子……”

“多谢。”

不知不觉已到了目的地。

男子微微侧过头,向茴笙颔首。

“姑娘请回。”




回寨时茴笙走一步踢一脚雪,半低着头,猛然间却听到不远处有马的嘶鸣声。

有外人来了?

茴笙纳罕:今年是个什么时日,这样寒天冻地,人却一茬一茬往这跑?

正想着,那马已经到了跟前,马上是一清俊男子,虽不及周公子之姿,倒也生的十分合适。

那男人冲茴笙一抱拳:

“请问姑娘,最近的村寨该是不远了吧?”

茴笙刚要回答,眼睛一扫男人却又怔住:

那男人腰间,赫然挂着与周公子极相似图案的腰牌。


是夜。

今儿周公子仍无功而返。

路上茴笙和他说了那男人的事,瞧见他那张向来不动声色的面孔竟微微变了脸色。

惹得茴笙好生好奇。

那男人是谁?难道是周公子与心悦之人被族中长辈拆散,周公子苦苦寻觅,那男人再来棒打鸳鸯的?

周公子为那女子痴情至此,却……

床没关好,一阵冷风袭来,茴笙打了个寒噤。

对了,周公子在酷寒中站了那么久,一定会冻坏了,我给他煮一碗姜汤,他一定喜欢。

这么想着,茴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一溜烟到了厨房。


茴笙正捧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在过道上慢慢走着,快到了房外。

周公子的房灯亮着,似有人声传来。

他在和人谈天?

茴笙觉得此时进去不妥,刚想走开,却突然认出那是早上那男人的声音,脚就挪不动了。

“少城主,你已在外不少时日,城主生气了。”

"……"

"怕是有快两年了吧?自从嘉世与天狼一战你就……哎,这就不提了,可是这次,你留了封信就不去接嘉世公主苏沐橙的车队,千里迢迢跑来这个地方,结果,半路上那嘉世公主竟然不见了,也不知给谁截了去,嘉世来问罪,城主给你气的……"

"那是……"

"城主说要马上见你。"

“……”

“哎,最多三天,三天后你必须回轮回了。”

他要走了?

茴笙一时间心神不宁,胳膊不小心敲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那男人的声音陡然提高,喝道:

"谁!"

门被砰的一声打开,茴笙小心翼翼地说:

“我,我来给周公子送姜汤……”

"放在那吧。"

周公子的声音响起。在幽幽灯光下,茴笙看见他的神情冷淡而疲倦,浓密的睫毛无精打采地低垂着。


次日。

雪似鹅毛。

茴笙总觉此日过于沉闷不同于往日,想开话匣又不知如何是好。就这样挨到了目的地。茴笙刚想开口,却见那周公子膝盖一屈,竟直愣愣跪在了雪地上。茴笙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忙道:

“周公子——”

此刻只闻北风呼啸,雪飘簌簌。

埋于雪中的腿竟不觉寒冷。



傍晚,旗并没有换。

下山时,周公子仍是一言不发,脸愈发的苍白。

茴笙几乎恨死那大智大通了,凭什么这么折磨人?

她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周公子能得他所求。

第二天仍是如此。

时间只有一天了……

傍晚时分,等待许久,见周公子还不回来,茴笙跑上去,在他旁边急急地说:


“周公子,回去吧,太冷了,还有明天……”

跪着的人闭着眼,他睫毛上已结了一层白霜,并不伟岸的身躯在风雪中坚如磐石。

茴笙看见他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


一夜北风紧。

天还未亮,茴笙就抓了个手炉将水袋灌满热水飞奔上山,动作灵敏一天一夜了,她看见——

那个人还在那里。

姿势未变。

茴笙几乎要哭出来,上前摇了摇他的身子,急切地嚷道:

“周公子!快烤烤,喝口热水,我们快下山吧,别等了,你——”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她看到,峰上有一抹红色飘动。

冰天雪地间,煞是醒目。


序二•一晌贪欢      完


我知道不会有人看出来。
上篇Npc名为:角楚——绝处
此篇npc名为:茴笙——回生      照应老叶两个时间点状况

是我太智障了吗……

更的好迟又好少。

跑步回来吹空调发烧了,还没好就去当义工,然而我高估了我的自身条件……在三十五度以上温度下站了几个小时,冒着两点太阳走一长路到车站,我几乎是在飘着走……到家直接倒床上睡了三个钟头,一天下来几乎没吃饭……

今天还好,就是头痛。
本来还有一段,实在写不下去了,以后再添上吧

 

 

 

 


评论(1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