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周黄叶】祝你前途光明

周叶,黄叶

求热度!求关注_| ̄|○不然lo主会很心塞。。。


祝你前途光明

 

不论过程多曲折,周泽楷一直觉得,他与叶修相识的契机很浪漫。

他从小沉默寡言,不善言辞,或许是因为语言交流太少的原因,对摄影颇有兴趣。那一年他高二,暑假,外头是滚滚热浪,他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刷着论坛,只觉里面的作品就像这时天气一般让人昏昏欲睡。

直到他看到那个名为“君莫笑”的ID留下的照片。

照片不多,每一张线条都极干净和流畅,有的是一辆老旧的车,带着夕阳与沙粒呼啸冲撞在沙漠,光与影在车盖上交织成画;有的色彩明丽缤纷,树、花、鸟,构成画面,粉绿与落樱温柔祥和;有的是撑着伞漫步在雨中的游人,雨在脚边溅成精致的水花,他们身后的古老建筑无声诉说着往事。

周泽楷跳下床,甩掉手机,用台式电脑点进君莫笑的帐号,一张一张翻阅他以前所有的照片。并不算多,小几十张,但他看了几乎有一个下午加晚上。直到他的母亲叫他吃饭,他还未晃过神来。

现实生活中的交流障碍也会反映在网络中。他无数次点开发送消息的按钮又无数次按下撤销键;说什么呢?我很喜欢您的照片?不不这样太普通,您的作品震撼了我?这样又太浮夸……

删删改改,电脑蓝色的光映着周泽楷的脸,他沮丧地埋下了头。

这个人的照片,或者说他作品上的感情如同一颗子弹般击中了他,猝不及防,就像一见钟情——不,就是一见钟情,他这才觉得小说中因为一个人的文字或画像爱上他这样的情况真的有可能发生,此时此刻他心里的话多如疯长的草,迫不及待想要突破重围,将最美的那一朵花献上,自己的指尖敲击在键盘上都在颤抖,他感到此时的自己就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那个女人一般怀着岩浆般炽热的感情。

周泽楷发了第一条信息,他等了几天,几乎每日刷上几十次页面,但对方并没有回信。

他又发了很多条,字数从开始的几十字到几百字,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可全部都像石沉大海一般渺无音讯,开学的日期临近,正当他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君莫笑回信了。

君莫笑:嗨哟抱歉,之前在外地取景,没有看到消息,真是谢谢你了啊小朋友。

周泽楷感到心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按捺下心绪,规规矩矩地打字;

一枪穿云:不用,前辈。

于是他们就在网上认识了。

君莫笑无疑是他摄影技术上很好的导师,教给了他很多东西,他也总是扮演着一个乖巧后辈的角色,而后来他们也从单纯讨论摄影到了也聊点别的东西,比如君莫笑告诉他他是X大大二的学生,名字“Y”开头,自己的妹妹总让他戒烟,向周泽楷抱怨有一个很吵的朋友总是缠着自己又没办法拒绝。

在高考前几个月,周泽楷告诉君莫笑他不能上网了要高三冲刺,君莫笑发来信息;

君莫笑;啊,那好好学习吧,祝你前途光明。

他躺在床上,仰面拿着手机,看着那短短一行字,傻傻的笑了,没拿稳,手机啪唧一声砸在脸上。

高考后,他在志愿上写下了X大。

 

 

选社团的时候,周泽楷理所因当地选了摄影社,他在一个学姐的接待下填表格的时候,一阵喧闹从入口传来,他抬头望去,一个穿休闲装的男人拿着烟走进来,一个比他矮一点的男生扯着他骂骂咧咧,“老叶老叶你又抽烟!说好的今天陪我去玩的呢?!不守信用!”

“我这不是接待新成员吗?再说你那时又没经过我同意。”

“爱呢爱呢!别以为我不知道!纳新不都是陈果他们做的吗?小学弟重要我重要?”

“呵,当然是小学弟重要。”

说着,男人到他跟前,突然眼睛亮了一下,停下来说,“哟,小学弟长得挺俊哈。”

周泽楷有点不知所措。

男人摆摆手,说,“我叫叶修,是摄影社社长,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没说完男人就被那个男生拽走了,他走之后,周泽楷愣了好久,学姐叫他他才继续填表。

他才发现发现表格的一角早被他揉的又皱又卷,皱巴巴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并没有告诉叶修自己是一枪穿云的身份,即使是和叶修称的上熟之后也没有。但这并不妨碍他跟在叶修的身边,以学习的借口随他左右。许多人都很喜欢这个相貌俊秀的男孩子,觉得他乖巧又和善,叶修也不例外。当损友对他的群嘲时,他总会说,看看你们,一个个都不让爸爸省心,看看人家小周多乖,然后黄少天总会一个飞扑,嘴里嚷嚷着老叶你别被这小崽子骗了,我才对你一往情深……每当这时,周泽楷总在一边安静地坐着,不言不语。

有一次他们出去取景,到一个如镜般的湖畔。周围是如茵绿草,天空瓦蓝如海。叶修告诉他这里时常会有附近狗舍的狗到这里来玩耍。

“啊,你看,过来了!”

一只金毛甩着舌头飞奔,直扑叶修,拿舌头试图甩叶修一脸口水,体积太过巨大,叶修干脆直接半躺在草地上,阳光下他的笑容愉悦而明亮,他的身体颀长柔软,每一处起伏都是水波静止后一道不肯停息的涟漪。

周泽楷按下了快门。

暗恋的感觉如同坠海,身处无边黑暗,四周暗流浮动,头顶是太阳在水面上的万丈光芒,无法下沉,也无法上游,伸出手想触碰些什么,只感到水波流经指缝。

隔着网线见不了面时还好,周泽楷总是能从那些照片与聊天记录中用想象构成一个人,他是有着乌黑的头发,杏仁状如水温柔的眼眉,修长的手指,有时周泽楷会想象自己和那个人在一处无人的屋子,什么也不干,只是拥抱。

可是见面了就不行了,他发现自己无法自拔地陷在名为叶修的深海里了,每当叶修在场,不论在干什么事,他都忍不住去看他,揣测叶修当天的经历。

衣领怎么皱了,今天早上走的那么急?前辈一向不重视身体,那早饭吃了吗?今天前辈怎么总是咬嘴唇,也没有精神,是戒烟戒的太急了吗?他老是揉手腕,捶自己右肩膀,是不是最近太累了,黄少天干嘛离前辈那么近,他……

周泽楷试图阻止自己的行为,但感性比理智难以控制的多,心里想着不了,下次再也不盯着他了,可是到了下次,叶修一来,他仍转过了头,偷偷看他,任心跳急如鼓点。

真是,败给他了。

周泽楷有点不知道这个“他”是指自己还是叶修。

不仅如此。“叶修”这个意象正一点一滴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生活。有时候办着什么事的时候就会跳出来。比如当他在哪个不错的饭店吃完饭,他就会在备忘录里记下地址想下次带叶修来吃;和别人在外面吃饭,他会不知不觉点下叶修爱吃的菜,有时候叶修去外地,看天气预报时他会竖起耳朵仔细听那个地方的天气,当去店里试衣服店员给出推荐他会下意识看一眼叶修的尺码……太多了太多了,细碎的片段将他淹没。

他的理智就像一只蛾子,被名为“叶修”的网困住,无法逃离,无法挣脱。

但他心底里是甜蜜的,欢喜的要开出花来。

 

他记得那一天。

他那张拍叶修的照片获了奖,他开心得红了耳廓,第一时间想要和叶修分享这个消息,匆匆发了短信就上路了,路上还顺手买了叶修当初说喜欢的甜品。这时天气并不算太热,但长时间走也是够呛。叶修不住校,他住在离学校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公寓里。一时间没有打到车,周泽楷干脆自己走去。路上他止不住的想要给叶修看照片,告诉他哪里的东西好吃,叫他不要总是点外卖,对身体不好,告诉他下次他们去哪里摄影,告诉他自己就是一枪穿云,告诉他……

自己一直一直,是多么的喜欢他。

到了门口,他顾不上擦汗就急匆匆按了门铃,一连按了好几下都无人应答,正当他以为无人在家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周泽楷僵住了。

门口的不是叶修,是黄少天。

黄少天上身只披了一件外套,乱糟糟的,看起来是很急的来开门。离得太近,周泽楷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没等他细想那是什么,黄少天开口;

“周泽楷?什么事?”

黄少天随意地伸出手,衣服掉了下来一点,周泽楷看见他脖子上有一个红色的痕迹。

他突然明了了。

“只是社里的事……我获奖了,想告诉前辈。”他后退了一步。

“啊……是吗,那,要进来坐坐吗?”黄少天倚着门看着他笑。

“不,不用了。”

他落荒而逃。

蛾子被蜘蛛拿住了,吃掉了。

死无葬身之地。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宿舍的,一到宿舍舍友就说哎呀你怎么冒着这么大太阳出去这么久。他茫然的应着,发现买的甜点没有送出去,本来冰镇的东西变得粘乎乎的,滚烫的,不好吃了。

他只是觉得……今天太阳真大啊,晃得眼睛都花了。

待他洗了澡,周泽楷才发现叶修来了短信。

叶修:抱歉,下午在睡觉,没看到短信不知道你要来,你到宿舍了吧?

周泽楷先打了一长串字,然后又一个一个删掉,只回了一个字,按下发送键。

周泽楷:嗯。

然后他打开备忘录,把记着的店名全部删除。

全部删除。

接着他开始试图逃离,既然无法挽回,既然没有希望,那就快点走吧,走吧,走吧,这才是正确的不是么,可是走到哪里去呢?他也不知道。

仅仅只是捂着眼睛向不知名之地奔去。

周泽楷开始不那么时常黏着叶修,每次叶修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取景他都摇头,时间长了叶修有一次在众人面前叹气;

“唉,怎么回事,是不是跟你们学坏了,小周都和你们一样了……”

黄少天就揽着他腰嚷嚷,“我就说那个小子有什么好;老叶你看就我对你一心一意……”

他还是没有出声,也假装没有看到黄少天不经意间投来的冰凉视线。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他像鸵鸟一样把头埋下。

接下来的日子他照常上课,社交,只是摄影社少去了不少,他知道很多人都挺难过,他的心在日复一日白开水般的生活中似乎逐渐安稳。

啧,骗人的。

 

 

夏天,蝉鸣迭起,多少人的相遇与离别的都在这里开始。

此刻周泽楷入座在酒宴之中,受一学长之邀而来,他明白这只是客套话,但仍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周围是划拳灌酒的学长们,他们个个满面通红,畅谈过去未来时神情豪迈,有人还直接开始吹瓶,红着眼又哭又叫只是为抓住青春的尾巴尖。

就是在这样的气氛里,他的眼睛还是忍不住追寻那个身影。

叶修正被一群人拿着酒瓶围攻,不管他怎样说自己是一杯倒,还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黄少天早就溜到到那桌,死乞白赖抢了叶修旁边的位置。灌叶修酒的呼声越来越高,尽管黄少天帮他挡了好几杯,叶修仍被硬灌了几次。这样的局面在他喝了一杯白酒就直接瘫在座位上后得到了改善,但周泽楷明明看见之前黄少天用雪碧换了那杯酒。

叶修懒懒地瘫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黄少天兴致勃勃凑近他不知在喋喋不休什么,他的眉头皱了又皱,终于一巴掌糊在黄少天嘴上,片刻又触电般移开。周泽楷看见黄少天露着颗虎牙笑的狡黠。叶修伸出手轻轻拍打黄少天的头。

周泽楷向叶修走过去。

周泽楷端着杯酒,到叶修身旁,碰碰他的肩膀,轻声说;“前辈。”

他猛地抬起头,不多的酒精还是让他的大脑有些迟钝,他皮肤微粉,眼神像鹿一般茫然放空,不知目视何方,过了好一会儿,他满是水光的眼睛才重新聚焦,微微皱了皱鼻子,抬起手揉揉眼,这才抬眼,问;“小周?”

周泽楷突然意识到,这是这些年来为数不多的,他可以正大光明无所顾忌地,注视叶修的时刻。

周遭有人笑着打趣,说哎呀叶神人家小学弟特地来表达敬重之情啦再怎么不会喝也意思意思下呗?我们这些残花败柳入不得您眼,小学弟这正一枝花的年岁总该让您开了金口吧?

他无奈地摊了下手,黄少天笑嘻嘻地从善入流地递上一杯酒——当然刚换过的。

周泽楷看到,黄少天在桌布的阴影下,轻轻掐了一下叶修的手。

但他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他右手向前端酒,直背挺腰,衣冠楚楚,笑容得体,面容恭顺。叶修比他矮一点,站起来不得不抬头才能与他平视,所以他略微低下了头。他就像任何一个尊敬学长的后辈一样,与散伙之际,离别之时,众人之前,向学长敬上最后一杯酒。

大厅依旧人声繁杂,几乎要将一切淹没,他不得不抬高了音量,以免自己的声音被喧嚣覆盖。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字一顿、平缓顺畅、像平常一样的并无波澜。

那杯酒已举在了空中,微光粼粼。

他听见自己说——

“祝你,前途光明。”

自此,尘埃落定。


FIN



也祝我喜欢的那个人,前途光明,这是我到了那个时候唯一会说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相中象太太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女神不见了!8小时前还聊的好好的啊!还指导我这篇文!这篇文还没写完那时候!!!就不见了!


评论(39)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