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寒千里

已爬墙

【all叶】My best friend(1)

狗血庸俗的故事一个……

My best friend
all叶

叶修下了车,拉开车门时有一瞬间的眩晕导致他险些没站稳。他本来就对酒精敏感的很,长时间的奔波带来的疲惫潮水般地涌上来,走在平路上都像飘着的。四周很静谧,他看了眼表:差一刻午夜。

他创业开始时是拿陈果那栋楼办公连着吃住的,后来走上正轨公司就搬到新的大厦,不过他们几个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说实话,那地点并不很好,前的那条巷太窄了些。叶修抬头看了一眼,黑洞洞阴森森的,路灯都坏了好几天了,也不见人来修。

他叹了口气,刚想拿出手机来照明,可手放进口袋里就拿不出来了。

他的身体僵住了。

夜晚寂静中,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从后面勒住他,离的非常之近,他可以感觉到对方喷在自己脖子上的热气:这是一个很年轻,强壮的男人。空气似乎都胶着了几秒,忽的,叶修察觉到了什么,身子放松下来。

"啪!"

"痛痛痛痛!老叶你好狠的心!"

头上挨了一巴掌的男人大声呼痛,小孩似的嚷嚷起来,他的声音在巷壁间回荡,说着,就顺势一歪,把头搁在叶修肩膀上,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嚷嚷起来:

"老叶你喝酒了!"

说着就揽住叶修的腰,把他半掺半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嘴巴里的嘟嘟囔囔散落在小巷里:哎呀和你说多少次了怎么就是不听,你又不会喝酒喝多了就难受要是我不在那怎么办……

男人,不,应该说还是男孩子的灼热体温透过来,暖烘烘的把人包裹着。


推开门,只有魏琛抱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听到声音,抬头笑说:

"望夫石终于把夫望回来啦?"

黄少天扔下一两句垃圾话就腾腾地泡水翻找解酒药,另一边魏琛无视掉黄少天的挤眉弄眼还在那唠唠着,哎叶修你家那小朋友下午就来了,等了一个晚上没等着就干脆跑楼下去在那喂蚊子……

身体陷到沙发上,叶修的意识有一瞬间恍若坐过山车坠入谷底,周围的一切都远去了,一切事物轮廓都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分不清是在哪里,过了一会他才回过神来,嘴边就已被人递上了一杯水。

把药咽下,神智清明起来,叶修钩钩身旁人的衣领,半是无奈地问道:

"嫌毕业季事情不够多?毕业论文答辩弄完了吗?资料整好了吗?杂七杂八的都理好了?不到两个月就毕业了,还差这两天?来了就来了,不给我打电话?"

"安啦安啦,早就弄的差不多了,你就别操心了,而且……"

男孩子眨眨眼,咧起嘴角,小虎牙白生生的。

"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


叶修靠在沙发上,扒拉个抱枕塞进怀里闭目养神,米白的灯光照的人眼睛很舒服,客厅被收拾的挺好,一小盆绿萝绿的赏心悦目,嘴里被塞了两颗香烟糖,魏琛的声音虚虚实实地传来他好像在说哎你老牛吃嫩草这么多年长发都早过了腰成拖地了你俩还异地着,搁人家都成七年之痒了,你家小朋友毕业了你们还不快自己找个房子?

黄少天小啄木鸟似的嚷嚷什么七年之痒我和叶修那是历久弥新真情恒久远。魏琛说是是是你俩狗男男再秀我眼就要瞎了不为自己考虑也为围观群众考虑考虑行不行,我说老叶你当时下手时人家还穿着校服呢这么多年校服play也该玩够了是时候开始社会同居副本了。黄少天回到当时老叶不也穿着校服呢你是不知道当初他……

两人的声音变得遥远忽而又拉近了,他睁开眼,黄少天放大版的脸出现在眼前,对他说老叶别在这睡你先去洗澡吧。


叶修躺床上已经小憩一会了,浴室里水声停了好像有几分钟了,感觉床头小夜灯还亮着。叶修从被子里探出头看见黄少天维持着要放不放手机的姿势很是专注地看着什么,蓝盈盈的光铺在他脸上,神情很是严肃认真,同时手放在小腿死命挠啊挠。黄少天手臂上腿上有几个新鲜的蚊子包,红通通的,在白色短衣短裤睡衣下扎眼的很。

叶修咕噜咕噜滚到床边,拉开抽屉,拿起清凉油指尖沾起一小块抹上去,腿上抹完抹手上,动作很轻,抹的也均匀,凑的很近,呼吸打在黄少天的皮肤上,还不忘在黄少天脑门上顺手敲一下:

"傻不傻?不懂早点上来,在那喂蚊子?"

黄少天没回嘴,看着白白的手指在自己皮肤上移动,傻傻地笑了起来。

叶修刚躺下,被黄少天拉了一把没稳住,顺势倒在他怀里。黄少天从后面用手环着他,叶修腿刚好和黄少天的腿叠着,年轻男孩子身上清新的洗发水味充斥着他周围的空气。黄少天把下巴放到他肩膀上,有点兴奋地说怎么样怎么样看到我惊喜不惊喜?

惊喜惊喜,看到你我可高兴了。

叶修揉揉黄少天的头发,带着点鼻音说,睡吧,不早了。

关了灯,竹席冰冰凉凉枕头柔软蓬松,叶修一挨枕头磕睡的小人就来了,怎奈枕边人不安分,今天的黄少天似乎很亢奋,翻来覆去的翻身,一会儿扯扯被子窸窸窣窣的,一会儿把腿和手臂换个姿势。过了好一会,叶修斗浅眠了一小会了他像个终于憋不住秘密的小孩子翻过身,和叶修面对面的,凑上来,轻轻悄悄地:

"叶修叶修,我已经看了好几个中介的屋子了,到时候我们搬出去一起住好不好?有一个对面就是公园,楼下一排合欢树,你肯定喜欢,对了,我们还要买一条狗,从小开始养,就养金毛好了,等它长大了我们一起去遛,有小姑娘上来问是不是你的狗?我们就说那是我们的狗……"

说不准叶修有没有睡着,他的手一直放在黄少天后脑上,顺毛似的有一下没一下摸着,房间里叶修浅浅的呼吸声宁静又安详,黄少天闭上嘴巴。

这时月光透过窗缝洒进来,初夏的夜晚没多少星星,乌云也没有一片,房间里亮如白昼,一小片银色落在叶修的脸上,他的睫毛很长,投下一片阴影。黄少天干脆就数起叶修的睫毛来。

当他总算搞清楚叶修左边睫毛比上次少了四根右眼比上次多了两根时困意终于密密麻麻地涌上来,眼皮变重了,他打了个哈欠,终于老老实实闭目睡了。

tbc

旧坑慢慢来\(//?6?3//)\


评论(6)

热度(132)